一个造车独角兽Fisker,要破产了

发布时间:2024年06月04日 来源:投资界(微信公众号ID:PEdaily2012) 作者:杨继云 浏览量:79次

一声叹息。

美国电动车公司Fisker坦言要破产了——近日,公司在监管申报文件中承认:若无法履行债务,将不得不在30天内申请破产保护。此前,这家造车新势力因股价过低被纽交所摘牌。

曾几何时,Fisker的电动车外观连马斯克也忍不住赞叹,留下过不少高光时刻。尤其是2020年通过SPAC上市后,Fisker巅峰期市值高达80亿美元,但随着泡沫散去,技术、量产、交付这些最基本的商业问题慢慢暴露出来,一家明星独角兽走入绝境。

随便造车就能融到资的日子,一去不复返了。

巅峰市值580亿

特斯拉昔日对手要破产了

Fisker是谁?

故事得从创始人Henrik Fisker(亨里克·菲斯克)说起。设计师出身,此前他一直从事汽车设计。1989年毕业后就进入了宝马集团旗下的高级设计工作室,参与的第一个项目便是宝马初次尝试却最终没有量产的纯电电动车,开始崭露头角。

然而后来,他从宝马跳槽到了阿斯顿·马丁,担任设计总监。凭借负责阿斯顿·马丁DB9和阿斯顿·马丁V-8Vantage的设计工作,亨里克在圈内走红。

但亨里克不甘心继续“打工”。2005年,他成立一家名为Fisker Coachbuild的汽车设计公司,主要针对豪华车做私人订制。两年后,一笔重要的订单改变了亨里克的命运——

彼时,特斯拉找到Fisker Coachbuild,希望为Model S进行初期设计工作,亨里克在随后一年内完成了交稿设计,同时迅速成立了一家新公司Fisker Automotive专注于电动车——正因如此,Fisker Automotive一直被马斯克认为剽窃了特斯拉。

总之,2007年亨里克开始了他的造车之路,首款车型Karma是一辆增程电动车,颜值高,但产能一直没有跟上,产品质量也一直为人诟病。2013年,随着电池供应商倒下,亨里克的第一家造车公司也宣告破产,最终卖给了中国万向集团。

之后的故事才属于今天的主角——Fisker Inc,亨里克的第二家造车公司,保留了原来的商标和品牌名。那是2016年,中 美造车新势力你追我赶,亨里克找来一众车企高管重新组建团队,Fisker没有延续上一家公司的增程路线,而是打造纯电电动车。

当时,特斯拉的狂飙让美国投资人看到新能源市场的巨大机会,所有人试图寻找下一个特斯拉,因此华尔街对于造车新势力十分追捧,Fisker以及Rivian、Lucid抓住机会,融到了源源不断的资金。

2020年,Fisker与特殊目的收购公司(SPAC)Spartan Energy Acquisition Corp达成反向合并上市,成功募集10亿美元现金。但直到那时,Fisker都还属于“PPT造车”阶段,首款车都还没有交付。

巅峰时Fisker市值接近80亿美元(580亿人民币),但很快美国造车新势力情形急转直下,Fisker的股价狂跌超过99%,停牌时股价仅剩9美分,濒临破产,让人唏嘘不已。

为何陨落?

回过头来看,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或许在于它并没有自己的核心技术。两度造车,Fisker始终没有解决电动车最关键的技术问题——第一次采用合作伙伴的增程技术;第二次曾放话研制自己的固态电池,但最终还是放弃。

亨里克是设计师出身,造车的外观收获一众好评,但正如马斯克评价,“他根本不懂电动车,总以为凭借优秀的设计就能让电动车变得畅销,但其实一切的根源是技术问题。”

Fisker也没有自己的生产设备,一直采用外包这样的轻资产模式。虽然通过代工来生产自己品牌的车型,确实具有前期投入少、运营成本低的优势,但长此以往,脆弱的供应链很容易崩塌。

例如,Fisker代工生产的合作方麦格纳,负责在奥地利格拉茨工厂生产Fisker Ocean,但从奥地利向美国运输车辆的物流是一大阻碍。此外,当全球供应链紧张,供应商在面对大众等车企巨头时,往往也会放弃Fisker这种小订单。

而这家造车新势力也一直经历“难产”。Fisker Inc的首款车型是一款对标特斯拉Model Y、名为Ocean的中型纯电动SUV,但直到2023年5月才交付了首台车。产能也迟迟跟不上,原本Fisker在2023年的产量目标是4.24万辆,结果全年只生产了10142辆车,且并未全部交付,仅交付了约4929辆。

车卖不出去,就会导致更加致命的循环——没有营收,资金无法回笼,慢慢地,亏损持续扩大,融资资金消耗殆尽,现金流出现严重问题。

财报显示,截至2023年年末,Fisker公司账面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剩3.96亿美元。2023年前三季度,亏损金额达2.98亿美元。资金链告急,Fisker于3月初宣布,全面停工停产。

原本,焦头烂额的Fisker急于寻找新的外部资金。但3月25日,Fisker与“一家大型汽车制造商”的谈判破裂,公司进入退市流程。隔天,纽交所以股价“异常低”为由,对Fisker启动摘牌程序,此时Fisker股价仅有0.09美元。

最后压死骆驼的一根稻草,则是海外新能源汽车环境变化。如今,欧美市场对于新能源车的需求整体放缓,价格竞争加剧,据统计,2023年美国纯电动车总销量为120万辆,特斯拉占据半壁江山,其余60万辆销量主要由福特汽车、通用汽车、Stellantis等传统车企瓜分,新势力们的日子普遍不好过。

2024,造车最残酷一年

此时此刻,一大批明星汽车公司正在经历着至暗时期。

Fisker的同行,美国电动汽车洛兹敦汽车(Lordstown Motors)在去年7月就启动了破产重组程序,巅峰时期市值曾达到约300亿人民币,凭借旗下电动卡车被视为特斯拉最有力竞争对手之一。

深究背后不难发现,洛兹敦和Fisker有着相似的路径:交付能力薄弱,自身造血能力差,无法盈利,而在烧光资金后,亏损依旧不断扩大,最终传出噩耗——这也是众多造车新势力们面临的致命问题。

所以我们看到美国电动商用车制造商ELMS、自动驾驶卡车独角兽Embark纷纷宣布破产。其中,Embark在鼎盛时期成功借壳上市,最高市值达360亿人民币,但成立六年的时间内只交付了一辆无人卡车,更多的时候都是PPT式的演示效果。

这里有一个时代背景是,2020年,全球汽车行业受到疫情的冲击,彼时美联储为了救市,将基准利率下调至0-0.25%,是有史以来最低水平,并启动了规模达7000亿美元的量化宽松计划,而电动汽车成为热钱流入最多的领域之一。

但接下来,美联储开始以40年来最快的速度加息,热钱消失,那些上市却仍没有实现量产交付的造车新势力走下神坛。正如与Fisker齐名的Rivian、Lucid等几家明星公司股价大幅度缩水,处境惨淡。

如此一幕,无疑为国内造车新势力敲响警钟。

犹记得2024年后一开工,曾被称为“最贵国产电动车”的高合汽车宣布停工停产6个月,以应对公司的资金压力。创始人丁磊随后现身上海总部,称“要在三个月内拼尽一切努力将公司救活。”

不久前,小米SU7横空出世再次点燃国产电动车赛道,这里俨然是全球最热闹的市场。但也不得不引起足够警惕,用何小鹏的话来说,2024年是中国汽车品牌进入“血海”竞争的第一年,也是淘汰赛的第一年。

当潮水退去,你才知道谁在裸泳。

免责声明:本文来自投资界(微信公众号ID:PEdaily2012)客户端,不代表超天才网的观点和立场。文章及图片来源网络,版权归作者所有,如有投诉请联系删除。

0 0 0

有话要说

超天才网©2017 www.supergenius.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9005826号 京ICP证130304号

联系我们| 加入我们| 法律声明| 关于我们| 评论互动

超天才网©2013-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9005826号 京ICP证130304号

关注我们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