贝壳晋升调薪窗口关闭,调整COO线,多位VP带队新业务

发布时间:2022年05月25日 来源:微信公众号 “Tech星球”(ID:tech618) 作者:王琳 浏览量:73次

5月11日,贝壳找房(以下简称贝壳)登录港股,在大形势不好的当下,截至美股收盘,股价收涨4.05%至11.83美元。 

不过,贝壳员工没心思感受这种喜悦,他们更担心的是,这波裁员会不会轮到自己。 

完成云敲钟仪式的贝壳执行董事、COO(首席运营官)徐万刚(内部称之为阿甘)在当天下午开启了一场长达2个多小时的线上会议。COO线是贝壳内部人员最庞大的部门,它包括庞大的经纪业务和其他业务相关的职能岗。 

不过,这次会议是面向COO线总部的干部,总部普通员工可以选择在线上听。面对持续不断的裁员消息,徐万刚以自己极其认同的稻盛经营哲学为例子,表明了自己的态度。 

2010年,稻盛和夫接手了破产重整的日航。2009年,日航亏损营收14825亿元,亏损1328亿日元,稻盛和夫接手一年后,便实现了经营奇迹——2010年,营收下降的时候,日航实现了利润却高达1884亿日元,比利润最高峰时的2007年还增长了109%。 

当年稻盛和夫的做法是,大幅度裁员,比例约40%,同时大幅削减经费800亿日元。“仔细一想,收入大幅下降的同时,利润却大幅度上升,唯有彻底削减费用才有可能做到。日航奇迹最大的价值就是,突破我们限制性的信念”,在徐万刚分享的PPT上写到。 

某种程度上,这意味着贝壳高层的态度。长达20年的房地产高增长引擎减速,创始人左晖因病去世,贝壳正陷入一场史无前例的危机中。 

和所有大公司一样,贝壳希望通过裁员、架构调整来实现财务指标的向好。左晖花了20年时间提高了一个行业的效率与体验,为几十万房产经纪人提供了更有尊严的工作机会,现在贝壳新的掌舵者需要带领贝壳走出困境。 

火速瘦身,裁员已持续大半年

不少贝壳员工没能度过一个愉快的“五一”假期,他们在假期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收到了被裁员的消息。 

对此,他们并不诧异。在贝壳内部,裁员已经是公开的秘密。 

据财经杂志等媒体报道,去年10月,贝壳开启了新一轮裁员,涉及上海地区产研和金融部门。一位贝壳员工向Tech星球表示,去年10月上海的产研几乎全部裁掉了,今年4月成都的产研几乎全线覆灭。 

去年10月,针对裁员消息,贝壳回应道:“今年以来,行业环境发生较大变化,公司据此对上海地区金融等部分业务进行调整。对于此次调整涉及到的员工,将严格遵守国家劳动法等相关法律法规进行妥善安排,同时为其优先提供内部转岗机会。” 

但这只是小规模的预热,因为贝壳产研的员工还是少数。 

员工们隐约发现了不对劲。原本每个月举行的大班会(贝壳内部会议,各个VP讲解业务,回答员工疑问,最后由贝壳董事长兼CEO彭永东结尾)已经许久没有召开了。据一位贝壳员工透露,去年年底大班会时高层透露的意思是,本轮调整已经结束,短期内不会再调整了。 

但裁员又来了。更大规模的调整在“五一”假期前后。 

贝壳主要分为房产经纪、整装大家居和惠居三大事业群。根据2021年财报显示,房产经纪是最主要的收入来源,也是员工最多的业务线。 

根据财报,截至2021年9月30日,贝壳经纪人共有51.55万人;到了当年12月31日,降至45.45万人,缩减逾6万人。 

据一位贝壳员工表示,由于新房和二手房交易量下滑严重,整个市场经纪人都在大量流失,不止是贝壳。他表示,今年很可能经纪人会减少更多。 

门店也在缩减。根据贝壳财报显示,贝壳2021年9月到12月仅仅三个月的时间里门店减少2900家。 

一位贝壳运营线员工告诉Tech星球,从去年6月开始贝壳就陆陆续续裁员。前面COO线裁了两轮,各城市比例不同,基本是按照交易单下滑程度去裁的。 

业务的收缩影响到了组织。Tech星球了解到,过去COO线下设12个中心:包括品质管理中心、业务策略中心、综合管理中心、交易服务中心、金融管理中心、法务中心、产业合作事业部、新房运营支持中心、战略业务中心、新代理业务中心、客户赋能中心、经纪人增长中心,现在他们和产业事业合作部被重新组合成5个中心:品质和策略中心、交易服务中心、新房业务中心、客户赋能中心、法务风控中心。 

部门的整合往往意味着人员的精简,一位COO线员工表示,合并后,很多岗位可能要竞聘上岗,留不下来的可能就要被降级或者裁掉。 

有意思的是,多位贝壳员工告诉Tech星球,从去年开始,字节跳动旗下的房产业务“幸福里”正在疯狂挖角贝壳。一位贝壳员工感叹,现在可能根本不需要挖了。 

据棱镜报道,贝壳此次裁员,部分比例多在5成左右,涉及产品、研发、运营、集团职能等岗位,波及业务还包括新赛道的家居家装、普惠居住业务。截至目前,裁员仍在进行中。当时贝壳并未对裁员内容进行回应。 

Tech星球从贝壳员工处了解到COO线和CTO线的裁员比例综合在40%-50%之间。由叶杰平所负责的AIT(人工智能技术中心)团队裁员整体比例并没有网传70%那么多,但有些部门有50%。 

一位贝壳资深员工表示,此次裁员,不同部门的裁员比例有所不同,有重点业务也有非重点,但更多的是业务整合。部分城市会根据市场情况对一些部门进行合并精简。 

精细化运营:晋升和调薪窗口关闭

贝壳的问题,从高速增长结束期开始凸显。 

2021年第三季度,贝壳号列车突然慢了下来,新房和存量房交易额出现了上市以来的首次下滑,好的一面是,贝壳的新房和存量房成交额下滑幅度均低于全国,尤其是新房在平台的总交易额(GTV),只下降了2.5%。 

但到了第四季度,贝壳也扛不住了。存量房和新房交易量持续下跌,接近于全国同期的43%和20.2%。 

3月10日,在2021年Q4财报电话会议上,贝壳董事长兼CEO彭永东表示,2021年是贝壳”充满挑战,史无艰难“的一年——创始人左晖离世、裁员消息甚嚣尘上、地产行业政策收紧、遭遇浑身做空。 

对于所有房地产行业来说,去年都是“充满挑战、史无艰难”的一年,而贝壳的营收还在上涨,已经实属不易。 

贝壳曾经是宽松房地产政策的最大受益者之一,它靠收取不到2%的佣金作为其主要收入来源。但是2022年房地产交易数据空前低迷,贝壳也受到了波及。 

虽然,今年有些地区推出了购房支持政策。比如,山东德州将公积金贷款最高额度提高10万元,还对新购住房取消了限售政策。福建泉州市允许提取公积金支付首付款,公积金贷款最高额度调整为80万元。 

但形势似乎没有变好。一位快手员工表示,他最近打算把手里的房子卖掉,但是半年过去,没有一个人想要线下聊聊。 

恒生银行(中国)首席经济学家王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现在,房地产不但不是一个很划算的资产,未来可能也不是一个具有很好的回报率的资产。个人买房的利率在5%左右,根据城市可能有上下浮动,这个利率在中国经济增长最多5.5%的大背景下是非常高的。除非市场上有一些大动作,比如央行降息,把长端利率降下来,能够降低买房的成本,不然,很难会有真正需求上的回升。 

在这样的大背景下,以房地产经纪为主要营收来源的贝壳找房,无疑迎来了更为艰难的一年。 

一位贝壳资深员工告诉Tech星球,贝壳成立4年,花了1年时间跑通了ACN模式,模式本身讲究规模效应,因此贝壳花了2年时间快速起量,现在到了追求运营效率的阶段了。 

大扩张成了过去时。贝壳现在需要练内功,因此开始精细化运营,降本增效。除去裁员外,多位贝壳员工告诉Tech星球,原本一年两次的晋升机会和调薪窗口已经关闭。 

上述资深员工认为,这次裁员,更多的是贝壳的主动选择,因为贝壳的基本面依然是好的,账上还躺着561亿现金及现金等价物、限制性现金和短期投资。 

换句话说,从大扩张式的粗放式经营,到如今的精细化运营,是所有成熟企业的必经之路。 

一位从贝壳成立之初就加入的老员工告诉Tech星球,他更愿意把这次裁员当做组织调整。在他看来,随着房地产下行,经纪人人数出现下降,必然导致中后台支持、赋能人员也会随之下调、优化,“调整的目的是最终实现一个合理的后端:前端人员支持比,聚焦效率。” 

彭永东迎来大考

贝壳新任董事长彭永东在去年就提出了解决方案,他希望为贝壳找到新的增长点。 

他在最近的财报电话会上称,贝壳于2021年底正式启动“一体两翼”战略,“一体”是指核心业务新房及二手房交易,“两翼”则是整装大家居事业群与惠居事业群。彭永东当时表示,2022年贝壳将与圣都家装打造统一的系统、标准、流程、组织和目标,力争重构家装产业。 

更确切地说,“一体”是贝壳的基本盘,也是利润中心,而“两翼”是贝壳的未来,也是第二增长曲线。 

Tech星球了解到,整装大家居事业群与惠居事业群,每个事业群配置了2-3位副总裁级别VP,共同以班委方式决策,整体汇报给彭永东。 

但目前,无论是家装家居还是租赁业务都不足够壮大。2021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,贝壳包含家装和租房在内的新兴服务收入为5亿元,不到当季总营收的3%。 

2020年,贝壳登陆纽交所时,41岁的彭永东接受采访时表示,“如果与贝壳竞争,有两种可能:一是ACN模式,用户体验比我们做得更好,但需要对行业理解特别深,运营也必须做得超级好,比贝壳高一点点好都没用;二是直接改变模式,不要经纪人,没有ACN模式,去重新搭一个商业模式,但今天我没有看到。” 

两年过去了,至今也没有一家地产交易平台做得比贝壳更好。即便是贝壳的员工也向Tech星球感叹,贝壳的根基太深厚了,很难动摇。“链家+德祐就是全国最大的中介了”,一位贝壳员工说道。 

但现在,大环境已经发生了改变。彭永东治理下的贝壳不仅仅需要做大,因为作为房地产中介服务平台,贝壳已经足够大了,他需要把贝壳做强,找到新的增长点。 

家装是一个万亿行业,至今未出现一家令人称道的大公司,大都是分散的中介,过程不透明,也不够标准化。 

“贝壳其实从来没有涉足过装修行业,链家也没有经验,贝壳最大的体系就是获客优势,因为线下的一切都要重新来过,标准化也很难”,一位贝壳资深员工分析道,“可能需要很多年时间”。 

惠居事业群探索的新业务与国家政策鼓励的方向一致。贝壳希望通过模式创新和合作共建,打造多元化的租住供给侧解决方案,包括面向新市民、新青年的公寓、蓝领宿舍床位等等。 

对于贝壳而言,这是两件难且正确的事情。这是贝壳的挑战,也是彭永东的挑战。

免责声明: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“Tech星球”(ID:tech618)客户端,不代表超天才网的观点和立场。文章及图片来源网络,版权归作者所有,如有投诉请联系删除。

0 0 0

有话要说

超天才网©2017 www.supergenius.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9005826号 京ICP证130304号

联系我们| 加入我们| 法律声明| 关于我们| 评论互动

超天才网©2013-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9005826号 京ICP证130304号

关注我们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