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滴筹沈鹏:放弃千万年薪创业,在健康险赛道纵情向前!

发布时间:2019年04月12日 浏览量:16次

三年前的春天,沈鹏做了一个看似“冲动”的决定,他要离开美团创业。为此美团创始人王兴已经记不清找沈鹏谈了几次话了,而美团联合创始人王慧文更是气得在喝酒时和沈鹏摔杯子,但沈鹏的态度依然很坚决。

沈鹏辞职创业的事情也被父亲知道了,2016年初,在山东老家的父亲特地赶到北京。他觉得,美团蒸蒸日上,公司的领导人非常优秀,沈鹏在美团的职业发展也很好,怕沈鹏是一时冲动。

作为美团的第10号员工,美团外卖从0到1的缔造者,沈鹏如果继续留在美团,除了手里的股票,还将会得到价值8000万人民币的美团期权。除了利益层面,沈鹏深受王兴影响,他的价值观和工作方法论已经和美团的高度契合,并且深受王兴器重,在公司也发展得顺风顺水。

当时,沈鹏身边的很多人都搞不清楚他为什么要创业,作为美团的元老级功臣,他为什么要离开。不过后来,很多人都支持了他,觉得沈鹏找到了新的使命——“用互联网科技助推更多的人民群众在健康的时候有保障,在得病的时候能够迅速拿到充足的医疗资金”。

三年后,当记者问起这段尘封的往事时,沈鹏挪开了面前的茶杯,用沙哑的声音说起了他对生命价值不同常人的看法,那是因为两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经历。

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,沈鹏被高速行驶的摩托车撞倒,骨折、昏迷,在医院躺了半年才恢复。小学五年级的时候,沈鹏去爬电线杆被电击,全身大面积烧伤,熟悉沈鹏的人都知道他的声音很沙哑,其实并非天生,而是在当年日复一日的治疗中喊哑了。

少年时的沈鹏很长时间是在病床上渡过的,他感受到了生命的脆弱,他发现不是所有人都会有明天,这也形成了他日后勇往直前,做事有规划的性格,他希望生活每天都过的有意义。沈鹏从大学起就开始创业,但成就不足,他希望加入到一家创业公司,系统的学习别人怎么创业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他看到《校内网、饭否创始人王兴再次创业》的新闻后,沈鹏直接给王兴写了一封邮件自荐,希望可以加入,后来真的如愿以偿,当时美团还是在一个民房里,是一个员工不到10人的草台班子。

和当年义无反顾加入美团一样,沈鹏2016年的执意离开,其实也是因为遇到了他觉得“现在不做会后悔”的事情,他决定奉行自己的信条(也是王兴赋予美团的文化)——既往不恋,纵情向前,创业之路就此开始。

现在的水滴公司在健康保障赛道已经成长为如日中天的独角兽公司,也成为名副其实的“下沉市场四大天王”之一。公司前不久拿到了5亿元B轮融资,本轮融资由腾讯领投,高榕资本、IDG资本、蓝驰创投、创新工场、DST Global创始人尤里·米尔纳(Yuri Milner)、原腾讯电商控股公司CEO吴宵光等知名投资人跟投。

水滴筹沈鹏:放弃千万年薪创业,在健康险赛道纵情向前!

图注:沈鹏早期和马化腾的合影

此外,经过三年的创业锤炼,沈鹏也成为了一个相对成熟的创业者,表面上看,水滴公司是“腾讯系”,但这并没有影响沈鹏被马云的湖畔大学录取,而且还和阿里相关高管有了一些“亲密接触”。

接受记者专访时,沈鹏说,如果把创业过程分为从0-1、从1-10、从10-100三个阶段,水滴公司已经处于第二阶段,之前有媒体把公司的商业模式概括为“三级火箭”,实际上现在每一级火箭都已经成为公司业务增长的“独立发动机”。

带着使命创业

沈鹏的创业看似有些冲动,实则不然,在公司团队还很小的时候,就定下了“保障亿万家庭”的使命,尽管这个使命当时没有今天这么清晰看见,但轮廓已经明晰。这个使命和他本人的经历不无关系。

小时候两次长期住院的经历,让沈鹏接触到了很多在县城、乡镇深受病痛困扰的人。很多人被病魔缠身,但由于家庭经济条件有限,一些病人无钱救治,只能找亲戚或朋友借钱,后来病治好了,但家庭背上了沉重的债务。

沈鹏认为,中国太大,地区间的差异也很大,很多地方的“基础设施”并没有跟上。特别是在三、四、五线城市及村镇,医疗保险产业并没有充分覆盖这些地区。而2014年、2015年的“红包大战”让微信的社交网络下沉,很多下沉市场用户也开始被移动互联网覆盖,三四五线城市的家庭开始有自己的家庭群、老乡群。这让沈鹏看到了一个可以实现自己理想的机遇,他希望给农村、乡镇、三四五线的人解决一部分医疗资金保障。

沈鹏创业的第一步是水滴互助,这是一个网络健康互助平台,所有会员按照既定规则加入社群,会员如果不幸患病或遭遇意外可按照“一人患病、众人均摊”的规则获得最高30万元的健康互助金。平台的理念是,“花小钱,防大病”,用一份很小的投入,换来一份高额的保障。更简单一点讲,互助就是一人患病、众人均摊;帮助他人,保障自己。每个人以凑份子的形式,把钱放一起,以后谁生病了就这些钱里均摊互助金。

水滴互助上线后,会员人数短短几个月就突破了100万,但仍有很多没有加入互助计划的用户得病后无法得到帮助,在沈鹏看来,如果只有水滴互助,公司“保障亿万家庭”的使命就不能完全实现,于是,2016年7月,水滴筹正式上线。

水滴筹的定位是网络大病筹款平台,和水滴互助相比,用户几乎是零门槛参与,得病了在水滴筹发布求助信息,就可以得到爱心人士的帮助。水滴筹上线伊始,用户需求非常大,让水滴筹迅速崛起。

水滴筹沈鹏:放弃千万年薪创业,在健康险赛道纵情向前!

图注:壹基金与水滴公益战略合作签约现场

水滴互助和水滴筹的快速成长覆盖了很多下沉市场用户,部分用户的保险保障意识被唤醒,他们需要更高保障水平的保险产品,但沈鹏发现,大的保险公司的注意力都在高净值人群身上,很多下城市场用户的保险需求无法被满足。

因为传统保险业采用的是“代理模式”,只拿少量基础工资的保险代理人们需要靠销售分成来赚钱,这些保险代理人都盯着能支付高额保单的大城市中产家庭。这个产业特性,使得传统保险业的产品、渠道,都没有把注意力放在覆盖支付小额保单,但很有价值、基数巨大的大城市的年轻人群以及下沉市场人群并没有被覆盖。

于是水滴保应运而生,和水滴互助、水滴筹相比,水滴保可以给用户提供更高价值的保险保障;和传统的保险公司相比,水滴保更了解用户需求,可以根据不同用户特征和保险公司一起定制更高性价比的保险。

另外,因为有前两者(水滴互助、水滴筹)的用户教育,水滴保和纯靠代理人驱动的保险经纪公司相比,优势非常明显,用户的保险需求更精准。这些都是保险公司看中的。

用沈鹏自己的话说,水滴公司趁着社交网络(微信)下沉的契机,建立了筹款、互助社群等流量场景。建立了公司的核心业务:水滴筹、水滴互助、水滴保,建立了事后(水滴筹)+事前(水滴互助、水滴保)的保障体系,在这个体系中,水滴筹偏重公益属性,后两者偏重商业属性,构成了水滴公司完整的保险保障生态,共同保障亿万家庭。

商业的王道是使命、愿景、价值观

接受记者专访时,沈鹏刚上完湖畔大学第五期,通过学习,他领悟很深,最深的莫过于对“使命、愿景、价值观”的重新认识,同时也从阿里身上学到了很多。

“健康险这件事情,并不是靠贴钱就能增长的,作为一个创业公司,我们反而看到了更多的希望。创业公司最怕的就是在主赛道和巨头打价格战等方式死磕资源。但健康险这个品类,并不是贴钱就能贴起来的,更重要的还是要把服务做好,要把口碑做好,要结合场景获客。”

沈鹏说,上湖畔大学感触最深的就是本届开学典礼上马校长的演讲,他提到,绝大部分的湖畔大学毕业证书是在追悼会上发下来的。从商意味着我们要终身学习,学到死为止。在湖畔大学,企业没有大小之分,即使是世界500强企业,如果核心成员们没有企业家精神,企业自身没有创造社会价值,那也不是好企业。创业者的成绩单时刻体现在对社会的价值上。

水滴筹沈鹏:放弃千万年薪创业,在健康险赛道纵情向前!

图注:湖畔大学五期班开学典礼,马云亲自为沈鹏佩戴校徽

其实,在沈鹏去湖畔大学深刻领悟之前,他对阿里的组织管理体系早有体会,最深刻的一次来自于美团从阿里挖来的大将干嘉伟,美团内部称“阿干”。

当年,美团创始人王兴“三顾杭州”,请来了阿里铁军的大神之一阿干。外界普遍都认为,阿干给美团带来最大的蜕变是改变了美团的管理体系。

2010年,沈鹏在美团负责天津市场时,有一个做行政的员工想转岗到销售,结果,做了几个月之后业绩很差,能力增长也很慢,他觉得这个人没啥前途就劝他转岗了。后来,沈鹏在美团负责创新业务,有一次又见到了那位员工,没想到已经成功转岗到销售,而且四年之后,成为了公司的顶级销售,下面还管理了十几号人。

这件事给了沈鹏非常大的触动,“使命、愿景、价值观”这套管理体系似乎有一种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,她可以重塑一个公司,也可以重塑一个员工。所以,沈鹏在创业初期,就把公司的使命确定为“保障亿万家庭”。“这些东西看起来宏大的有点虚无,但却一直让水滴的团队保持高速发展,并且在过程中没有‘变形’。”沈鹏说,公司在管理上比较注重使命、愿景、价值观建设和驱动,在面试、培训、监督、优胜劣汰等方面也是很重视,各个环节都有相应的管理抓手。

这几年,业内很多公司做大病筹款,做互联网保险的也不少,但唯独水滴成为了融资最多,用户量最大,增长最快的互联网保险保障公司,这一切都得益于这套核心的商业哲学。

沈鹏举例,水滴筹(大病筹款)的模式,就是因为“保障亿万家庭”这个使命而诞生的。水滴筹本身不赚钱,但是能帮助到很多需要救治但缺钱的人,所以公司就做了,水滴还围绕众筹做了水滴公益,这些都是公司在践行自己的使命。

沈鹏认为,水滴公司最大优势就是对趋势的判断和对使命感的坚持,水滴创立之初,目标用户就在下沉市场,为了让产品快速触达用户,沈鹏有长达一个月的时间都睡在公司,凌晨两三点还在群里与大家交流想法。

水滴的坚持,用户最终买账了。水滴筹在2018年初反超轻松筹,截至目前,累计筹款金额超120亿元,捐款人次超4亿次;水滴互助已经为会员划拨互助金4.02亿;水滴保用户已经突破1000万,成为众多保险公司的优选合作平台。

既往不恋,纵情向前

没有哪家公司是永恒的,也没有哪家公司能永远第一。有一次王慧文和大家聚在一起讨论,说影响一个人或一家公司最大的因素是什么?首先应该是宇宙,其次是战争和经济,再次才可能是竞争,最后是自身怎么努力。

但如果外部环境变了,必然会给所做的事情带来影响。 只有变化,才可能在较长的时间内保持第一。2012年底,王慧文和沈鹏牵头成立了美团创新产品部。部门像雷达一样,搜寻和孵化有竞争力的项目。在尝试出外卖之前,沈鹏其实已经探索了9个月,还做了美团会员卡、排队点餐等。而美团外卖,成为了美团新的战略高地。

沈鹏甚至把这写进了水滴的公司价值观里。对比水滴和美团的价值观,很像,甚至水滴公司选取的注册名是美团口号“既往不恋,纵情向前”的后半句,旗下子公司的命名诸如“拥抱变化”...

成立一年拓展三条业务线,并能够形成协同,这也是拥抱变化的产物。水滴筹上线后,沈鹏发现它能够成为流量入口并形成“火车头”,便将核心资源倾入,并定位为社会企业去发展;水滴筹地位稳定后,承接流量的战略重心落在了水滴互助上;而抓住会员对未来商业健康险的机会,水滴保开始全速前进。

在美团工作了六年,沈鹏带领美团外卖从无到有的发展,帮助王兴构建了“ Eat Better, Live Better ”理想的雏形。创立水滴公司三年,沈鹏一直在实现自己“保障亿万家庭”的使命愿景。

沈鹏说,“使命”决定了大脑,无论是公司文化还是公司战略,其实都是“使命”的进一步具体化。只有明确自己的“使命”,才会决定自己的意识,才会知道自己是不是有道德、守规矩,该走一条怎么样的路线。有了这套体系,在公司最黑暗的日子里,大家仍然能坚定前行,而发展顺风顺水的时候也不会太过膨胀而忘记边界。

在“保障亿万家庭”的使命引导下,水滴公司已经快速走过了三年,但有一个传统一直坚持到现在,在全员大会上,沈鹏总会扯着嗓子喊,“既往不恋,纵情向前!”其他同事站在一起喊,“向前!向前!向前!”

声明: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与本网站无关。
0 0 0

有话要说

超天才网©2017 www.supergenius.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9005826号 京ICP证130304号

联系我们| 加入我们| 法律声明| 关于我们| 评论互动

超天才网©2013-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9005826号 京ICP证130304号

关注我们: